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涂料观察丨上下游供需对接交流,谁能解决水性木器涂料的最后一公里

时间:2022-07-28 08:00 来源:《中国涂料》杂志社 作者:广东媒体中心 花花

点此观看官方直播(7月27-29日)

  7月27日,顺德喜来登酒店可谓是热闹非凡。

  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会长孙莲英、中国家具协会副会长张冰冰、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代秘书长刘杰、中国家具协会监事长吴国栋、山东省家具协会会长牛广霞等领导,以及行业专家吴海平、涂伟萍、姚若灵、何立凡、杨家峰杨献、张建新等,,还有信家家居等家具企业代表以及大宝化工、巴德士等木器涂料及产业链等相关企业代表逾百人齐聚一堂。

  原来是“绿色木器涂料涂装应用推广及上下游供需对接交流会议”在此隆重召开,他们的聚首正是就当下木器涂料技术应用遇到的痛点难点、木器涂料行业环保趋势、木器涂料行业综合解决方案等多个维度进行解读与剖析,为整个家具产业上下游提供创新发展新思路。近年来,在国家加快推进环境保护、循环经济工作的背景下,我国木器涂料行业产业结构逐步向环境友好型方向转型。特别是国家绿色发展相关政策的鼓励下,我国绿色木器涂料发展迎来关键时期,相关的新技术、新产品不断涌现,推动了绿色木器涂料在家具行业的应用。

  基于此,中国涂料工业协会特意在第十五届中国国际水性木器涂料发展研讨会暨绿色木器涂料涂装技术论坛召开之际,召开此对接会。据悉,该对接会交流内容分为四大部分:一是分享应对环保要求,涂料涂装VOCs减排工艺路线;二是提醒木器涂料涂装应用工艺技术、工艺技术应用过程及需要注意的问题;三是面向家具生产企业,涂料涂装工艺技术专家集体答疑与交流;四是讨论木器涂料涂装行业共同关心的相关问题。

  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常委朱延安主持当天的对接会。

  会议开场,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孙莲英会长首先发表讲话,在这么一个非常时刻,她认为还坚持开这种线下会议,大家能相聚在顺德,实属不易。感谢各位对中国 涂料的支持与热情,而且十五年年来一直共同携手陪伴。她还表示,从今年整个形势来看,无论是疫情的反复还是原材料的涨价,大家都感受到压力,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情况下我们需要提振信心。这种“跨界”“技术交流”的上下游供需对接交流会的召开对我们下半年绿色木器涂料的供应链“共识”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同时孙莲英会长还提醒我们,本次对接会的主题从水性木器涂料改为绿色木器涂料,涉及的面更广了,不单只有水性木器涂料,还包含光固化、粉末涂料、UV等环保型木器涂料,这些都是木器涂料未来的发展方向。

  中国家具协会副会长张冰冰随后致辞表示,现在广东的几大家具展都正在开,这个上下游对接会其实是特别及时的。实际上疫情不光是影响了家具行业,整条供应链也都受到很大的影响。她指出,整装定制、软体家具发展都挺好的,但是实木家具与去年相比是有所下降的,这还不完全是疫情的影响,更多是消费者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新生代的消费需求跟过去发生了很多变化,但家具企业和涂装企业是信息不对称的,所以她觉得做对接会是非常特别有必要。

  在大会上,广东信家家居集团有限公司易永江等家具企业代表就“水性木器涂料等绿色木器涂料涂装应用情况及需求”发表了各自的见解。易永江表示,他们企业在家具制造行业里面已经有29年的生产时间,主要集中在高端实木家具类,但一直用的是传统溶剂型木器涂料。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像他们这种传统家具厂也是希望能够早点转型,但是这里面就可能会出现一些瓶颈,比如材料、使用环境、设备等,他就希望材料供应商能够在家具厂多一点现场指导。根据广东媒体中心在现场了解到,家具企业在转型过程中,仍比较关心绿色木器涂料的物理性能、转型成本等老生常谈的问题。而大宝化工顺德办事处经理叶小兵等木器涂料及产业链等相关企业代表,与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专家则针对“水性木器涂料等绿色木器涂料涂装应用工艺技术及需要注意的问题”提出了相关解决方案。

  其中,叶小兵表示,大宝在将水性涂料推广到家具厂的时候也遇到一些困难,比如他们会担心性能方面的,也有施工人员长期以来用溶剂型涂料的习惯,这些习惯是很难改变的。随着水性木器涂料的技术逐步提升,也越来越能满足家具厂的要求。在他走访家具厂的过程中了解到,家具厂还是更青睐于单一化的产品,然后涂料开发的产品种类太多了。水性木器涂料在应用的过程中,突出的问题还是干燥,家具厂是不舍得投入这方面的资金的,对于涂料来讲的话最好就是自然干燥,尽量达到溶剂型的涂料。据了解,现在同行包括大宝的部分产品已经能达到这个要求。此外,涂刷次数等影响成本的都是家具厂比较重视的。

  而中国涂料工业协会专家姚若林则表示,通过十几年的研究,水性涂料性能方面已经可以与溶剂型涂料相媲美。但是为什么转型还处于阵痛期呢?他认为主要是“人的观念”、“设备”与“场地”这三大问题。首先,老板担心质量与成本、师傅担心饭碗……人在这个过程中阻力还是很大的,他认为这是个人的问题,观念的问题。然后是涂装设备问题,在推广前期,大家都导向用好的设备,会被设备投资吓一跳。实际上,水性涂料也可以在原来溶剂型涂料的基础上稍加改进,把施工条件稍微变化好一点,就可以解决问题。最后就是因为“场地”问题,水性涂料对气候要求更高些,需要一个专用的产地进行工艺改造,但是很多家具厂会受到场地的影响。据他了解,所有家具厂赚钱都会扩大生产,就没有办法再进行工艺改造了。

  随后,张建新、何立凡、吴海平、杨家峰、涂伟萍、牛广霞、杨献、刘杰等嘉宾也纷纷献言献策。他们均看好绿色木器涂料的未来,认为绿色木器涂料已经进入成熟期,春天已经来了,特别是在“双碳”的大环境下。不过推广了十几年,水性木器涂料还是举步维艰,革命的道路还很遥远。

  “水性木器涂料发展了十几年,技术进步有目共睹,如果再有人说水性木器涂料不好,我第一个是不同意的,我们推广水性是为了环保,为了绿色,这是我们的初心,但水性木器涂料还差一公里尚未打通,无论是政策补贴,还是标准,都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孙莲英在最后的总结发言时表示。

  至此,“绿色木器涂料涂装应用推广及上下游供需对接交流会议”落下帷幕,通过此次对接会活动,进一步推动了木器涂料涂装的技术进步和管理现代化、专业化,促进木器涂料涂装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加强了行业的信息技术交流,加快行业整体的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同时,木器涂料产业上下游企业之间有了更密切的互动,也更加明确了木器涂料产业上下游企业绿色发展的科学路径。在产品上,随着住宅市场的增长,木器涂料的市场也经历了显著的增长。与其他涂料市场一样,环境友好型和可持续发展型将继续促进该市场中水性和UV涂料消费量的增长。在技术上,法规推动更可持续性的解决方案、品牌和快速变化的时尚趋势,从而改变了客户偏好和对性价比的期望将继续推动木器涂料市场的发展,并能带动对新技术的需求。同时,各企业向低VOC、无甲醛和低气味体系转型的压力日益增大,并继续挑战现有技术。